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单独放开二胎:松绑工薪阶级

受养儿防老等观念的影响,中国农村已经在超生等方面,出现了与城市人口生育比例严重的不协调。从社会的功能角度看,放开单独二胎,多多少少将起到一定的正向调节作用。

  放开单独生育二胎限制,中国人为的生育断层,自11月15日十八界三中全会《决定》公布后,理论上从此画了一个句号。


从伦理上看,计生新政是还民众生育权迈出的可喜一步。

  虽然早已有风声透露,但是,这番话出自最具权威的计生权力机关,还是给人一种翻脸就像翻书一样的戏剧效果。而在不久前,官方对内对外的统一口径,依然是几十年来不变的那句:计划生育政策不会变。

  而在新政出台之前,各路专家的表态,与此前的计生官员的表态同样不靠谱。专家们以代言的角色自居,断定放开单独二胎不被欢迎,而民调恰恰与他们的结论相反。这几天各大网站的民调显示,愿意生育二胎的民众,占了半数以上。

  确实,放开单独二胎,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解读出不同的益,或者弊来。这就像独生政策以来,每个时期,都有足够的理由来强调重要性和伟大意义一样,严格控制的时候如此,放开双独、放开单独的时候,也是如此,都能找出无限的好来。

  可以预料,未来全面放开二胎生育,应该是个指日可待的事情。

  这是人口结构越来越显现的弊端的调整之需,也是适应民众生育愿望的情感之需。新一届中央领导,是新中国以来“只有一个好”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实践者,他们自己有着与民众相同的情感体验。

  一以惯之几十年的人口生育官腔,为何突然在今天出现截然相反的态度?我看这不是一个突然发现的过程,而是缘于实事求是的态度转变。国家计生委总结的这些“有利于”,既顺应了时代的要求,更顺应了民众的意愿。人们在这一届新政府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感受到的已经不仅是生育新政本身带来的普惠,更看到了人性化决策带给民生未来的更多潜在“红利”。这也正是这项新政,能够成为舆论第一焦点的原因所在。

  仅从伦理上看,计生新政是还民众生育权迈出的可喜一步。也只有这一点,完全不带功利的色彩。同时,它还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生育权的公平与公正。

  事实上,目前已经生育二胎甚至更多的,除了娱乐明星和创富达人,更大的人群集体在受教育程度相对落后、经济条件相对不足的农村。相反,城市人口、特别是自身受教育程度较好、收入相对稳定的在职人员,在生育意愿上受到的限制更加严苛,附加在他们身上的超生处罚力度更大,使得生育二胎在一部分人中可以成为既成事实,在另一部分人中成为高压线。这种生育现状,虽然没有成为一种明文规定的权力,但造成了众所周知的现实,生育的公平与公正,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而由此带来的另一个现实就是,相对能够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提供更好的抚养条件的人口未能生育二胎,而相对贫乏的人口,却承担着与自己教育、经济条件不相适应的生育负担。由此,未来人口的综合素质,无疑将出现失调。这是长期以来中国城乡经济文化发展不均衡、教育医疗等民生保障客观存在的差距带来的现实,舆论不能用简单的“歧视”情绪,来看待现实中城乡差别与人口素质之间的关系。

  单独放开二胎新政,此次符合生育条件的人群,看上去大都是城市人口,实际上是一次符合生育新政人群的普惠。农村人口中已经生育二胎的单独人群,给二胎有了一次“正名”的机会,符合条件未生欲生的,可以自主选择生与不生。而对于城市居民来说,从某种意义上,是还给了符合生育条件的人群迟到的生育公平。此前有专家担忧的新政会对农村人口生育造成不公平,其实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受养儿防老等观念的影响,中国农村已经在超生等方面,出现了与城市人口生育比例严重的不协调。从社会的功能角度看,放开单独二胎,多多少少将起到一定的正向调节作用。这也是众多发达国家,在控制人口与鼓励生育的相互平衡中,受教育优先、兼顾抚养能力和社会供给的原因所在。

  放开单独二胎,是人性化大于功利化的一项新政。中国延续了数十年“只生一个好”的计划生育政策,虽然从放开双独二胎,到放开单独二胎,在控制人口增长的宏观决策中只迈出了很小的一步,但在政府决策的人性化上,却迈出了巨大的一步。一时的人口增长,可能会拉下一部分人均DGP的比率,增加一部分社会负担和家庭支出,但是,在这项新政中,人们感受到了政府决策在顺应民意、处理控制地球人口增长的国际担当与民众人性化需求这对日益增长的矛盾关系上,充分考虑到人性化的诉求。这为未来政府决策更加趋于以人为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范例。

  事实上,民众对于很多人性化的需求,并不意味着人人都在这个需求中得到某种实惠。就像这次计划生育政策的重大调整,并不意味着放开单独二胎,只有想生二胎的民众有所期待,这其中包括了或许与己已经无关的旁观者的判断和意愿。民调显示,即便符合二胎新政的人群,也有30%左右的民众选择不会生育二胎。那种视放开单独二胎为洪水猛兽的态度,不仅是短视的,更是主观武断的。中国顶层设计的决策者,作为影响民众生存环境的执政者,如果在人性化与功利化、与制度化的多重关系中,坚持以人性化为主导,找到变通的平衡点,就一定会收到决策与民意共同豁然开朗的效果。

  近几十年以来,中国媒体从未像今天一样,大胆地讨论超越“只生一个好”以外的话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出台的“放开单独二胎”新政,将这个敏感话题,完成了一次“脱敏”。这本身,就是一个人性化的例证。民众有理由,对未来生活有更多的期许。

专栏策划: 在线快三计划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