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据称出自张教授口中的“我既然敢住这,我就不怕谁告。一些名人来唱歌你不能不让他们唱吧”,更是让人们已经推定,这必又是个“有背景的妖怪”。

  13日早晨,搜狐已经在首页发布了预测:“北京人济山庄的‘空中花园’震惊天下。据小编搜索,这个‘张教授’姓名张必清,曾是某区政协委员。根据公开资料,他是‘世界自然医学联合会副主席、世界中医骨伤科联合会副主席、北京奇经中医研究院院长、奇经诊疗方法的发明人’,该疗法‘不利用设备化验检查、不吃药、不打针、不开刀、头疼不治头、糖尿病不用降糖药、冠心病不用冠心病药、完全绿色自然无任何毒副作用’。有网友说‘张教授是医生,专给高层领导看病。有网友说其内幕堪比王林’,令人浮想联翩”。


张必清的空中别墅扰民6年终建成。

  所言不虚。不说震惊天下,至少是震惊中国微博圈。那个花草掩映、小桥流水的“空中花园”,以其盘踞在北京市中心26层居民楼楼顶的突兀视觉冲击力,从12日下午起成为互联网上最热门的议论对象之一。

  其实,早在7月5日,北京晨报的“读者拍客”版上就已经出现了这处“楼外楼”:“紫竹院公园西侧,一楼房的楼顶居然出现了假山、树木,还有几层房子,真怀疑看花了眼。是空中花园还是违建?”

  但直到北京晨报13日的跟进报道刊出,宣布“城管已约谈住户,违建强拆手续已上报”,这处“楼顶别墅”或者“空中花园”,才连同其业主“张教授”,瞬间走红。围观者无不惊叹于在北京三环内这样一个“天子脚下”“寸土寸金”之地,居然可以有此等宏大规模、毫不遮掩的违章搭建。而据称出自张教授口中的“我既然敢住这,我就不怕谁告。一些名人来唱歌你不能不让他们唱吧”,更是让人们已经推定,这必又是个“有背景的妖怪”。

  想来,在那些每天奔走于皇城根下的摄影记者中,6年来也曾经有人抬头看见过这处“楼顶别墅”吧,只不过,当初熟视无睹的异样风景,如今突然变成了舆论焦点——恍然大悟,似乎全北京的镜头,现在都对准了这方“空中楼阁”。就算没有单反,总有手机相伴。相约来到紫竹桥,北京的全民记者们从各个角度取景,在微博微信上分享参观感受。

  在这一轮集体围观中,@新华社首都快讯发挥了本地优势,从当天下午16时起接连发布采访动态。先是新鲜出炉的一组“教授在楼顶盖别墅”高清图,声称“小编的小伙伴、大伙伴、老伙伴们都惊呆了”,再披露对方曾经拥有“北京市某区政协委员”的身份。微评《“花果山”让城市蒙羞》更是疾言厉色:“面对巨大安全隐患,违建者如何能肆无忌惮悍然动工、监管部门为何多年查处无果?‘花果山’主人逍遥狂妄,恰恰反映了监管部门的软弱无力。如此山大王,怎能不让城市蒙羞?”

  深夜,@新华视点接过麦克风,再替“规规矩矩大众”大呼一声“憋屈”:“规范规定法律等是维系社会和国家的根本,我们制定它们,我们遵守它们,我们信仰它们。违章别墅却满不在乎地矗立在北京空中,公然挑衅大家的信仰和政府权威!我们拭目以待!”

  此时,新华社口中的“张某清”,已经被@新京报抖出全名:“经记者核实,‘北京最牛违建’——人济山庄B栋楼顶假山违建主人叫张必清,开设了全国连锁的保健机构奇经堂并发明了‘奇经梅花磁针灸综合疗法’”。

  原来,不仅是政协委员, 还是大师!于是,见惯京城权贵的@人民日报都彻夜难眠了:“高楼顶层假山覆盖、绿树丛生,北京惊现最牛违建。‘教授’、‘政协委员’、‘堂主’,不断披露的信息加深公众疑惑:究竟何方‘大师’,竟然施工6年无人能管?城市管理需要一视同仁,特权特例只会助长投机与僭越。执法者,请啃下这块硬骨头,莫让规则与公平沦为空中楼阁!”

  用微博抢占报道先机之后,京城里的各家媒体又在凌晨时分展开了新一轮竞争,门户网站首页专题上阵,连人民日报都刊发了《“楼顶别墅”为违建》的图文消息。

  更多的是追问。新京报除了在封面为这座“楼顶别墅”贴上“限15天内拆”的封条,更附《城管执法怎么对楼顶别墅如此“温柔”》中的喝斥:“若不是看到照片,许多人难以相信,在北京的中心区域,竟有如此牛气冲天的违法建筑。这么一大片空中园林工程,想必耗时不菲,施工的动静更是不小,但城管部门为何一直没能查处?今年,北京在全市范围内严打违建,但这么一大片空中‘花果山’,为何未纳入曝光、整治的范围,受到追究?5年时间里,城管到底做了什么?”

  这种对“选择性执法”的质问,可谓一时响彻大江南北。重庆晨报《楼顶别墅违规屹立6年缘何不倒?》、都市快报《空中楼阁梦》、钱江晚报《楼上楼,是怎么立起来的》、大河报《楼顶别墅考验城管执法》、京华时报《拆除最牛违建别又再等六年》,均是就此发声。用被重庆时报、青年时报同刊的《楼顶违章别墅何以施工6年无人敢管》中的话来说,就是:“街边上摆摊卖瓜的,不仅马上有人查,说不定还会‘秤砣伺候’;可是,楼顶搞大规模违建的呢,6年了也不曾被动过一根毫毛——很难想象,这竟然是同一个部门管的。在典型的部门‘人格分裂’下,‘张教授们’的违章建筑,究竟是没人管,还是没人敢管?”

  @袁裕来律师的嘲讽声虽然简短,但更加刺耳——“这次城管真的很温柔...城管只对小商贩威武。对政协委员,怎么敢?”

  质问《“楼顶别墅”里藏着多少秘密?》之后,广州日报在跟进的标题中更是用上了“‘神’级违建,‘神医’盖的”的比喻——的确离“气功大师”不远了。虽说民间仍有相当多的中医信奉者,但在微博世界里,对中医“招摇撞骗”的嘲笑声似乎略占上风,而在看到张必清那种“奇经梅花磁针灸综合疗法”的第一眼起,围观者就已经带上了有色眼镜,想要在揭发“伪科学”的征程中“挖出萝卜带出泥”。

  互联网的好处就在于,处处都有义务爆料者。很快,那些曾经在安徽家乡听说过张必清大名的网民都在回忆往事,这位“国宝级中医药大师”的光环正在被无情剥落。虽说借由@京华时报的访谈,几乎所有的指控——从对“楼顶别墅”的定义,到找人殴打邻居,到那句触发众怒的“不怕谁告”,再到“排着队进出一些名人和小姐”——都被自称“低调”的张教授否认,屋顶的树脂材料假山更被称作能为大楼起到隔热保温的效果,但显然,还是那些对“神医”各项资质荣誉的揭发,更容易在微博上传阅八方。

  刚刚在与王林的隔空叫骂中得胜归朝的“打假斗士”@司马南也闻讯而动,除了同样质问“城管为什么对违建网开一面”,更是将张必清的照片与早前那些破灭偶像并排陈列:“哪来的教授?谁评的教授?这分明就是绿豆王张悟本第二,改头换面的‘首都王林大师’嘛。谁庇护了这个‘什么病都能治’的大忽悠?”

  法制晚报13日下午消息:工商部门开查奇经堂,张必清称“做保健不怕工商查”,并承诺15日内拆违,只不过“建议保留假山”,“如果执法部门顶不住(舆论压力),让我拆我就拆”。

  相关评论:

  媒体若不曝光 ”大师王林“和”超级别墅“谁来管

  “楼顶别墅”里藏着多少秘密

  城管执法怎么对楼顶别墅如此“温柔”

专栏策划: 在线快三计划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