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炒作“最美女孩”传递负能量

抛开“网络推手”这一富有争议的现象不论,在我看来,媒体及新闻业者必须担当起核准事实之责。就上述事件而言,即使“当街给乞丐喂饭”并非记者本人“策划”,记者仍须对其报道的真实性负责。

  这是一个常识需要不断被重申的年代,比如“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当然也可以说,在这个什么都可以要、就是可以不要“命”的坏年头,“真实”在有的新闻业者眼里可能不算什么。

  最近,网络热传的《深圳90后女孩当街给残疾乞丐喂饭》被证实系假新闻,照片实际拍摄地点与文中所说不符,“深圳最美女孩”被确认为炒作。这场闹剧,最终以某通讯社署名记者及作为策划人的“网络推手”道歉收场。


深圳“最美女孩”系炒作事件。

  事件的“策划人”在道歉声明中辩称,炒作策划“深圳最美女孩”实为“唤醒人们的善心”;涉事记者则在致歉声明中称,“在当下中国,传播社会正能量是一个新闻记者的职责所在。”

  抛开“网络推手”这一富有争议的现象不论,在我看来,媒体及新闻业者必须担当起核准事实之责。就上述事件而言,即使“当街给乞丐喂饭”并非记者本人“策划”,记者仍须对其报道的真实性负责——缺乏判断导致“上当受骗”是件非常丢人的事,因为核准事实是新闻业对记者编辑最基础的职业要求;“传播正能量”,更不能成为新闻造假的理由。

  无独有偶,去年11月,某报头版刊登“哨所女兵学习十八大精神”的照片涉嫌摆拍,被网友揭穿。很快,该报发表致歉声明,“扣发图片中心值班编辑当月奖金,给予照片作者停权6个月的处理”。此事件的逻辑与“深圳最美女孩事件”无异,都是为了“传播正能量”,但结果却事与愿违。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是不证自明的“公理”。公理,即经过人类长期反复实践检验是真实的、不需要由其他判断加以证明的命题和原理。94年前,中国最早的新闻学专著《新闻学》(徐宝璜著,1919年出版)即称,“新闻须为事实,此理极明,无待解释,故凡凭空杜撰、闭门捏造之消息,均非新闻”。

  而在大洋彼岸,美国报纸主编协会于1923年采用的《新闻规约》写道,“对读者诚实是所有配称为‘新闻事业’的新闻事业的柱石。从所有真诚的角度出发,报纸必须诚实。在其控制范围内,不能理由说考虑不周或不够准确,也不能理由不具备这样的关键素质。”

  105年前,密苏里新闻学院创始人沃尔特•威廉斯在《报人信条》中称:“我相信,新闻工作者只能撰写他内心认为真实的东西。”

  而在1913年,《纽约世界报》在发给职员的通知中说:“根据普利策先生的建议,准确和公平竞争部成立了……需要特别注意所谓‘无害的虚假新闻’。这东西由于发生的频率较高,因此对报纸声誉的破坏性更大,比所有其他无意的错误合起来造成的影响还要恶劣。”(据《报纸的良知》)——百年以前,普利策即已意识到“无害的虚假新闻”对媒体声誉的伤害,不知“旨在传播正能量的假新闻”是否算是其中一种。

  此外,曾任《时代》周刊总编辑的詹姆斯•凯利(James Kelly)数年前接受采访时甚至“极端”地说,“作为一名真正的记者,即使母亲说‘我爱你’,他也会去寻找证据来验证这句话。”

  100年来,新闻记者的真正职责,从来就不是“传播社会正能量”,而是“呈现真相本身”;即使很多时候,真相远不如我们想象那么“美”,但那就是新闻的生命。

最新文章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