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网络暴力恐怖主义是全世界公敌

如果说,暴力恐怖主义是人类文明的一种病毒的话,那么,这种借助互联网而传播扩散的网络恐怖主义,则是一种变异的新病毒。因为有了网络这个介质,这种病毒的危害性、烈度发生了质变,是传统病毒不可等量齐观的。

  近年来,新疆破获的暴力恐怖犯罪案件显示,网络传播的暴力恐怖音视频已成为主要诱因。

  据新疆公安厅介绍,抓捕的涉暴力恐怖犯罪的嫌疑人基本以80后、90后为主体,他们大多通过互联网和多媒体卡等载体观看暴恐音视频,传播宗教极端思想,学习“制爆方法”和“体能训练方式”,借助QQ群、短信、微信以及非法讲经点等交流制爆经验,宣扬“圣战”思想,密谋袭击目标等。

  今天,我们对暴力恐怖主义分子有着清晰的认识:他们的价值理念,是极端的甚至反人类、反社会的认知,是残忍、杀戮、暴力、恐怖的行动路径。只要他们自己认为不对,不合自己的意愿,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去用极端的方式去解决,去拿无辜的平民百姓开刀,甚至以人肉炸弹的方式去和无辜者一道毁灭。

  毫无疑问,这样的人对于任一个国家、民族、社会,都是极大的威胁、巨大的灾难。对他们没有任何理性可讲,也不接受文明的涵养。姑息这样的人,漠视他们的存在,最终遭致的就是对人类文明和法治的毁灭。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互联网给人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却也给暴力恐怖分子们提供了便捷的途径。有了互联网的存在,他们就不是一个个孤立的群体,逐渐壮大“黑网”,在暗处吞噬着人类的生命与文明。

  在现实世界中,囿于地域等的限制,他们要想开展活动,就会面临被发现的风险。有了互联网,他们仿佛遇到了理想的“乐土”。并且,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暴恐分子利用其“渠道多、版本多、平台多”等一系列新特点,把那些残忍杀人、血腥袭击的病态技巧与经验,那些制造暴力恐怖的工具、原料与方法,都放在互联网上。招募人员,以及暴恐思想、技术、资金、策划等,都借助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完成。

  借此,一些极端个人或组织,完全隐在了身后,却不费吹灰之力地培养和培训了源源不断的暴力恐怖力量。一些有潜在恐怖倾向的人,也会因此而成为“独狼”,成为无处不在的未知风险。

  如果说,暴力恐怖主义是人类文明的一种病毒的话,那么,这种借助互联网而传播扩散的网络恐怖主义,则是一种变异的新病毒。因为有了网络这个介质,这种病毒的危害性、烈度发生了质的改变,是传统病毒不可等量齐观的。

  涉嫌在2013年4月15日制造波士顿连环爆炸事件的焦哈尔•察尔纳耶夫兄弟,生前就常在网上搜集劝告穆斯林人士投身圣战的极端演说,最终成为令人恐怖的“独狼”。连奥巴马也声称,“我们现在必须要防范的,也是最可能发生的情景,不是大规模的、相互协作的恐怖袭击行动,而是‘独狼’行动”“如果有人精神错乱或是被仇恨的意识驱使,他就有可能造成大规模的伤害,这类人的行动很难被发现和追踪。”

  种种现实表明,如果不打击网络恐怖主义,不采取各种有效手段禁止暴恐音视频的传播,人类社会将面临一场可怕的灾难。最终,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

  因而,只有国际社会联起手来,结成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同盟,对一切借助网络传播恐怖的行为决不手软,才有可能把暴力恐怖主义打回到“非联网状态”,再以强有力的手段消灭之。

  最近,第68届联大评审《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根据中方提出的修改意见,首次在全球反恐战略的框架内写入了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的内容。这是国际社会的一大进步。

  惟有各国真正认识到网络恐怖主义新病毒的极端危害性,而不是等到自己遭遇病毒的惨烈攻击时才醒悟,那么,人类社会才可能把这种病毒彻底控制住。否则,它就会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疯长,为害一方。

专题策划: 在线快三计划